用心做,去體會!因為信任感是從感受開始的

作者:鄭庭

以前媽媽帶著我在廚房裡做飯,我聽她講很多關於女人在廚房做事的規矩,她總是邊說,邊把手邊的工作和規矩一個一個教給我。當時,我的性子很急,總是手忙腳亂的,讓整個廚房環境變得很混亂。媽媽要我練習,練習帶著覺知做每一件事,她要求我要慢慢地,去找到觸摸廚具的溫度。很奇妙的,我的手腳開始不慌忙了,因為心安靜下來了,我似乎找到了真實的感覺。

剛開始進廚房,媽媽讓我洗菜。

她說在洗菜,切菜,炒菜的過程,我們彼此會有一種很好的信任關係。比如,菜葉很自然地躺在大碗盆裡,他們會等待,等待我的小手去觸碰他們,感覺他們的重量。以及隨著我的手與水,在根葉之間來回梳理,清洗,會讓每個環節變得很有順序,我看著洗乾淨的菜葉,總是心情很美麗。慢慢的做飯也變成我製造快樂心境的過程。

媽媽總是說用心做,飯菜就會來的自然,會很好吃。

我們跟原生家庭,血脈相連,尤其與媽媽的關係特別親密,影響也會特別深刻。

兩個人在同一個空間,信任是非常重要的事。在某一次的團班課,我有一個很深的體會,就是如果你想讓自己變好,讓活動進行得更順利,有一個口訣『用心做,去體會』。

前陣子,我上了一些心靈成長課程,我覺得這些課程有助於我接受不完美的自己。但是每次只要有朋友知道我花錢,花時間去上課,他們多少會帶點嘲諷的口吻說:『幹嘛去浪費錢呀?』可是不管他們前後說些什麼,每當課程結束,他們就會充滿好奇的模樣來問我:『心靈課程,好玩嗎?』

有一天學生的媽媽 Grace(化名)帶著孩子來找我,說自己對孩子的行為有點苦惱,因為孩子調皮愛玩,總是說一就做二,說二又做一,是個喜歡跟媽媽唱反調的小頑皮。經過幾個老師直言小孩不適合學習音樂,讓她很挫折,只因為在她的世界裡面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!

上週Grace又跑來問我:『去上身心靈成長課程,真的有用嗎?』她希望可以和小孩保持良好的溝通。她說這陣子覺得自己的生命快被自己的孩子顛覆了,每次當她下班最累的時候,小孩就會搗蛋,故意用鋼琴製造很多噪音來激怒她。她也常常因此和老公為了孩子的教育問題,吵得天翻地覆。說著說著,竟然就哭了……

我告訴她,下次母女一起來上一堂課吧!

我讓媽媽坐在旁邊和小孩一起上課。發現小孩開始執拗不彈琴了,這次媽媽覺得孩子讓自己很丟臉,憤而離開教室,留下目瞪口呆的孩子和我。

後來她告訴我,對我覺得很抱歉,她希望可以再試一次和孩子一起上課。

這次,我不讓孩子彈琴,轉而讓媽媽的身份轉換成學生。讓孩子變成我的小老師,間接指導媽媽彈琴。

『媽媽,你的手在發抖』

『對啊!因為我會緊張呀』

『別緊張,慢慢來,我會教你』

我很驚訝孩子的回應方式。在課程中,我的問話方式改變了,像是導遊要她們母女倆在教與學之間看見彼此的優點!透過他們的對話,我看見了他們臉部表情正在變化,肢體動作協調的呼應彼此,並且驚喜地發覺他們的音調從尖銳漸漸變得柔和。她們變得更加信任彼此!

我把注意力拉回來,要她們再一起透過歌唱把樂譜上的旋律唱出來。一堂課就這樣順利地結束了。

Grace 在電話中對我表達感謝,她說藉由和孩子的互動,她發現孩子柔軟的一面以及自己倔強的一面。

這讓我想起以前在廚房與媽媽的對話,『用心做,去體會!』信任感是從感受開始的,有許多階段因為我們著急,急著想變好,卻反而弄巧成拙。我突然明白,我們可以用不同角度去看每一件事情,沒有好壞,而是透過感受,相信,進而收穫到意想不到的愉快!

Posted on

誠實,是勇氣的來源

作者:鄭凱云

嚴格來說,我是一個悲觀的樂觀者(好吧其實外表可能看不出來),我常常都會想『如果死不了,那人生要怎麼辦?』開心與煎熬都是要過一天的,於是我學習選擇看見各個人事物的優點,選擇看見優點,可以讓我感受到被自己、被他人信任與尊重的空間。有了這些空間之後,我才能安心的帶領不同性格的學生和團隊一起工作,一起勇往直前。

每個人都有優點和缺點,不管是針對學生還是老師本身,每個人都一直在面臨不同的困難。以不同的年齡層來說:小學生大多數的困難在於缺乏專注力;中學階段則大多因為對肢體接觸,產生尷尬,猶豫不前;對成年人來說,問題就比較多元與複雜,主要來自於個性或個人成長背景因素。

而且,我們還常常被迫要面對自己不擅長的領域,此時,即使身為「老師」有時候也是會沒信心的,例如現在開始我需要用全英文教學,對於英文沒那麼好的我來說,這就是個我不擅長的領域,那我該怎麼辦呢?對此,我選擇了一個辦法,就是誠實,正視自己的挑戰。

很多人可能會問:為什麼要誠實呢?

我會說,如果我們一直要求孩子要誠實的面對自己,面對表演,但身為表演老師的我們卻自己都無法做到,這樣的缺乏勇氣的氣場,學生都會感受到的。因此身為一個老師,除了一定要不斷精進自己的教學技巧外,要知道老師也是人,也會有侷限性的,所以老師自己如何面對挑戰,並且採取正面的態度本身也是無可比擬的身教與影響。

親戚朋友們看待我的行為,會覺得我很勇敢,常常會問我『你怎麼敢?』但對我而言,我卻覺得自己算不上是勇敢的,一路走來,不管是離開原本的公務員工作成為一為專職的表演者,還是跑到對岸工作,說穿了,只是因為我『對自己很誠實。』我無法再在原本的狀況下待下去了(即使原本的狀況都對我很好),而我只能聽從我內心想改變的聲音,然後臣服於它。

誠實,是一種心態,也是勇氣的來源。

誠實,讓我引導自己去想辦法解決問題,進而協助他人解決問題!例如,大多數的學生一開始接觸音樂劇表演都是不會的,不論他們的年紀或是身份是什麼。

去年,我收了一個七歲的學生,Lily(化名),她因為喜歡音樂劇所以來上課,但是第一天上課,她就緊張到想吐,胃抽筋。我請她休息片刻之後,邀請她跟著其他小朋友一起唱。我告訴她『不用管妳唱的好不好,開心的唱就好了!』因為我知道在教學上,能教的都只是技巧和技術,真正的表演藝術是需要『引導引導,再引導』的,只有陪伴和等待可以給予學生更多可能性!

後來與她的父母溝通,才知道原來 Lily 在家裡性格活潑又喜歡說話,偏偏到了學校見到其他人就莫名的害怕,常常表現得太緊張,也不太願意說話。我開始在上課的時候問她『妳感受到了什麼?』,『你有什麼感覺?』……之類的問題,我引導她聽見自己內心的聲音,然後誠實接受自己。

對我而言,遊戲與吟唱是人類與生俱來就喜愛的,大多數的人我們都有方法讓他們變得更好,但對某些孩子來說,我的教學是引導他們用自己的方式,發現自己,然後真正地喜歡上表演。

「勇氣」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個人生挑戰,雖然我對大多數人來說,是一個很勇於離開舒適圈的人,但其實我的內心很需要被信任的安全感的。所以我能理解很多人不敢跨出去的原因,其實都是對未知、失控的恐懼,面對這樣的人,我都會在我的表演課堂中,營造一個安全的空間與氛圍,然後『邀請』他們挑戰看看,去看看未知的世界、未知的自己是個什麼樣子。教、學永遠是相長的,許多時候,我反而從學生身上學到更多東西。

Posted on

我透過改變跟自己和解

作者:林明宏

曾經我在面對自己音域不夠高這件事情,掙扎了很久,也自卑了很久。有一個聲音告訴我,每個人與生俱來都有不同的能力,對我來說每一種能力都是獨特的,但是也一定有盲點。一直到現在,我會告訴自己『慢慢來,沒有關係。』

本來每個人的能力,一開始都有局限性,既然我擁有的是這一塊,那我可以在有限的範圍裡面把事情做好,慢慢去認識真實的自己,清楚知道自己的優點跟缺點。這個想法有些類似日本漫畫海賊王裡面的惡魔果實,當橡膠遇到挑戰是火的時候會很慘,因為它會被融化,無法施展能力,但是相反的,當他遇到挑戰是電的時候就不怕,因為它不會導電。能力又像是我們的優點和缺點,有時候缺點遇到不同的情境時,就會變成是優點!

每次媽媽都會問我去學習心靈成長課程有效嗎?我告訴她就是因為我想解決問題,我才去!但是我心裡也明白上課並不是特效藥,當我遇到很多生與死,好與壞的問題的時候,很多關於生命的答案都是需要時間去消化和轉化的。跟自己和解是為了讓自己更好,所以即使面對生命中的起伏我很討厭,但我讓自己意識到該改變的時候,就發覺人生不就是這樣嗎?!

漸漸的我開始會思考,什麼是我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?是『改變』,我透過改變跟自己和解。

『沒有什麼辦法是沒有辦法的』,出現在我生命中的變動並不是改過來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,改變應該是是有來有往,反覆循環不斷的。在我覺得充滿動力的時候,我要把握時間去面對,接收跟享受生命循環高點帶來的興奮,奮力衝刺;然後當人生低潮來臨的時候,我就讓自己好好休息,讓休息變成是一種醞釀,我相信生命下探的越深是為了再一次升空高飛,這樣的休息才會有意義。

後來我發現這樣的改變有點像是太極圖,看清楚自己生命中循環的方向,才能跳脫舊有的循環,也才能夠走到太極的中心點,在平靜的點上觀看周圍不斷變動的東西,例如外界的環境跟情緒…等等。中心點也可以說是自己的本質,看清楚本質,就不容易再失敗的經驗裡面待太久。例如我希望把獲得的感動帶給別人,這就是一種本質。

當我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接表演,為什麼要教學的時候,我就越來越清楚自己要的是『把曾經獲得到的感動帶給我的客人。』我沒想過要在競爭的環境裡面贏過誰,只想要讓自己設身處地去為他人著想,加上我太熱愛這件事,我希望把好的精神和想法帶給需要的人,帶給他們幸福,這是一種互利的信念。

『我不會為了私利去做事!』當然我也還在找讓信念堅定不移的方法,但至少很確定的是我要對自己完全誠實。因為我知道誠實的特質是我想甩都甩不掉的,就算有人常跟我說你不能這麼真實,待人處事要學會圓融,但我還是要保留我最需要的本質。因為這是我獨有的能力,我不能拋棄它。千萬不要想去贏得什麼,面對困境先別去計較得失,每一個出發點都應該先看見別人需要什麼,不圖什麼,我只是單純希望帶給別人幸福如此而已。